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心灵之光

捕光捉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舞蹈的矿灯  

2014-11-27 08:24:45|  分类: 灯下闲聊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huanchengzhuang《舞蹈的矿灯》

 

      香走进了镇里那家惟一的理发馆,对和她年岁相仿的女娃说:“理男娃一样的头发。”
     
理完了,和她年岁相仿的女娃惋惜地说:“多好的头发哎。”
     
黄昏,身穿特大号矿工服的香,带着矿工帽和矿灯混在一排人的后边。酒劲未醒的煤矿老板从人群里随手点了香他们五个:“你们五个修枕木,其余都回去。”香和其他几个拎着行李到了后边的排房。香在考勤表上添了自己的名字:吉祥。
香和四个不认识的人组成一个班。她记住了最老的和父亲一样人的叫老斤,愣实的人叫蛮。“造孽哎,小小的娃不好好上学,干窑匠,啥子营生?”老斤说。
     
走进井口,香长舒了一口气。她像别人一样戴好帽子矿灯,扛起一根枕木往下走,走得歪歪斜斜。和父亲一样的老斤说:“娃哎,脚踩稳,咋像跳舞?不能晃。”
     
香不能不晃,在黑黑的煤巷,矿灯那点儿光照不了多远。她不习惯!
   
香扛枕木,也装煤,摘钩挂钩,不说话,让干啥就干啥。衣服肥肥大大,遮住了身子。洗澡的时候,香是最后一个。晚上用布把自己缠得受了委屈的胸脯放开,让它们像小兔子一样蹦跳。她悄悄地洗澡,脸总是故意洗不净。睡觉时,她在门上加上内锁,用粗木头再顶上。
     
窑匠们知道“他”不合群,没人来找她。
     
香的肩被木头压破了,腿也疼。坚持了一周,挺过来了。香扛枕木装煤、摘钩挂钩都熟练了。休息的时候,蛮会说很粗俗的话,热了,就穿一条短裤干活。他们说着男人女人,说得津津有味。香就关起耳朵,让这些东西被风吹走。
     
香解手要走很远,躲在一个空煤巷里。冷不防,蹿出提着裤子的蛮,气呼呼地说:“一个男娃,咋蹲着撒尿?” 香惊出一身汗,拧暗了矿灯,往黑处挪了挪,让蛮蹿出去。香蹴了半天,心口才不跳了。
     
上井的时候,香就没劲了,要歇几气才能到井口。和父亲一样的老斤停下来,招呼她,有时候也等一等。停下来的时候,香就看着发霉的松木和石头上的滴水。前边的人早走远了,在前边晃。回头,后边的矿灯像星星一样。日子就这样一天天重复着,香成了大山里小煤窑的窑匠。
     
那几天到了,肚子隐疼,井下潮湿的环境让香喘不过气来。香拐进一个没有通风的空煤巷,被熏倒了。
     
老斤等着香扛的木头,等了一阵儿等不见:“这娃,解个手走多远?” 蛮说:“蔫蔫的人,最会偷懒!”老斤向井筒里喊:“吉祥,吉祥。”
     
老斤找到昏迷的香,背起她就往井上爬。 老斤爬得很慢,像蜗牛在挪。老斤大口大口地喘气,背上的汗水湿了香的衣服。
     
香的“身份”被发现了:“咋,还是个女娃,遭罪哎,干这营生!”
    
“娃,有啥难,给伯说。”
     
香慢慢说出自己被大学舞蹈系录取了,但缺6000元的学费。
“娃哎,你缺学费?”
     
香点了点头。
     
三十五十的,窑工们都向香手里塞钱,连煤矿老板也给了二百。
     
消失了两个月的香带着四千块钱回了乌龙寨,她看到了熟悉的竹楼。临离开煤窑的时候,她去井口,看见巷道里晃动着十几盏矿灯。
      
几年后,香在舞蹈学院毕业了,她的毕业作品是独舞:《舞蹈的矿灯》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2)| 评论(5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